了解最新公益动态LATEST NEWS

在9岁的时候被殴打、强暴并锁在笼子里——印度现代奴隶

2018-04-24 18:41

来源:镜报

《镜报》调查了在孟买那令人作呕的儿童性交易中有关现代奴隶的恐怖事件。

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巷子里,一位年轻的皮条客在他身后的六层妓院招摇过市。“我可以给你一些年轻的姑娘们!”他自豪地说:“未成年的,就被睡过四五次。”“先生,孟买所有的东西都为了出售。”

有一个女孩,她在这个鼠患泛滥的卡马蒂普拉的红灯区被骗走了清白。

在这个满是垃圾的迷宫里,有成千上万的无家可归的女孩睡在疯狂的瘾君子们身旁,有的仅仅6岁。她们是奴隶,来自印度其他地方的贫穷家庭,家人把她们卖给了儿童贩子。

卡马蒂普拉最初是由英国人建立的,用于殖民地驻军。它被称为“舒适区”。

1947年,当我们的部队离开时,当地的皮条客搬了进来,通过贩卖儿童来赚钱。

因此,尽管英国准备颁布一项现代奴隶制法案,要对人贩子判处以终身监禁时,印度仍然是被强迫劳动的人数最多的国家。

最近公布的一项全球奴隶指数显示,这个世界上人口第二多的国家几乎有一半的奴隶。总共有一千五百万人,其中许多是儿童,被迫无偿工作,因为他们是佣人、矿工、棉花采摘工,最糟糕的是妓女。

在有组织的犯罪活动中,贩奴是世界上第三大有利可图的生意,仅次于枪支和毒品。

在混乱的孟买,最年轻的性交易受害者被关在妓院深处密室里的漆黑木笼子里。

这些被上着锁的小木笼隐藏在门后和假墙的后面,逮捕者迫使女孩们涂上化妆品,每晚都要面对那些在夜晚徘徊的恋童癖嫖客。这些女孩们没有办法摆脱那些在夜间徘徊的恋童癖嫖客,因为他们没有受到所谓的腐败警察的骚扰。

西娜西蒙为那些获救了的女孩们开了一个中途宿舍,她解释道:“女孩们在笼子里保持着丰满美丽的身材,就像养鸡场里的那些鸡一样。”皮条客们希望她们尽可能年轻,以挣更多的钱。这里的男人们会为更年轻的女孩们付更多的钱。这也是为什么她们被藏起来了。”

一个印度儿童维权组织说,全国40%的妓女都是学龄儿童。

我遇到了一个刚刚获救的女孩,16岁的帕德玛,来自北方邦,她的父母在她六岁的时候就卖掉了她。

她告诉我,她的父亲最先是在路边乞讨的,后来他借了一笔无法偿还的贷款。高利贷者殴打她的父母,并威胁要杀死他们,除非他们把最小的孩子帕德玛卖给他们帮派里的一个女毒贩。

“那位女毒贩一直在打我——我从来不知道为什么,”帕德玛说。在那之后她把我带到了孟买。

“最开始,我是这个女人家里的奴隶。那时我才7岁。大约一年后,我被转给了现在这个团伙。其中一个男人告诉我,我必须做好成为一个女人的准备。

“他们让我开始化妆。”有一天他让我脱掉衣服。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攻击我,骚扰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事情继续发生的时候我完全被吓呆了。在他结束之后,把我卖了的女人把我留在那里并锁上了门,我只能赤裸着哭泣。

第二天她来找我时,她说:“这不是犯罪,我们就是做这个的。”我曾多次受到威胁,因此我决定接受现实,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那年我9岁。我成了一个妓女。”

帕德玛在讲述她的痛苦经历时,语气惊人的镇定。虽然她穿着粉红色的纱丽,但她的面部表情仍然是孩子气的。

我们的采访是在她的宿舍房间里进行的,布置得就像一个孩子的卧室,色彩鲜艳的墙壁上画着飞翔的天使。

这幢宿舍位于一条偏僻的街道上,远离那些会报复逃跑的女孩们的人口贩子。

帕德玛平静地描述了她是如何在沉默中忍受痛苦的,她每天下午4点到凌晨4点都会连续不断地被男人们强暴。

她一句都不敢抱怨,因为如果抱怨她就会被殴打,被捆绑,甚至是没饭吃。

她回忆道:“有一次,他们脱了我的衣服,把我绑在吊扇上,然后打开了吊扇。我在随着吊扇打转的时候被抽打耳光。”

这种折磨的叙述使我厌恶地退缩;帕德玛只是继续讲述着她的悲惨故事。

“男人们会走进妓院,在等候室里选择我们中的一个,我们都坐在那里。”帕德玛补充道。

“我每天晚上都能挣几千卢比,但我从来没有得到任何钱。白天我不得不去照顾一些年轻的女孩,所以我从来没有好好睡过觉。”

我们那里有很多人,有时多达十人,都挤在一个狭小、闷热的房间里,环境是异常的糟糕。”

去年,在警察突袭了妓院后,帕德玛终于获救了。

在那个时候,像许多其他人一样,皮条客和控制女孩们的人贩子都逃跑了。

另一个在避难所的女孩叫迪希塔,她讲述了在警察突袭之前,妓院老板是如何警告她的。

她将被临时运送到另一座大楼。

迪希塔被锁在只有一个小床垫的房间里。食物会被从一条缝里送进来;而她想上厕所时,她必须不断地敲门好几个小时才被允许上厕所。

她和她们许多人一样,HIV呈阳性。当她试图调和她可怕的过去时,她也面临着严峻的未来。

她的朋友,18岁的拉希米,在她8岁的时候被自己的母亲卖给了一家妓院。

西娜说,一些她照顾过的女孩们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她们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过去。

大多数人晚上睡不着觉,因为她们太习惯夜间活动了。

西娜说:“我印象中最糟糕的一次是,有些被带走的孩子是刚刚被母亲在医院生下来的。这些孩子最后会在她们上小学的年级被卖到妓院去。

“你是看不到这些年轻的孩子们的,她们被挡在街上的公众视线之外,但是她们却在那里。”

“人贩子会告诉她们的家人,他们会在孟买给女孩们找到工作,”她补充道。

他们会支付大约50英镑给卖孩子的家庭。

接着她说到:“孩子们一旦到了孟买,就会被卖到妓院,价格是5万卢比。”

女孩们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就背负了债务。除非她们已经可以偿还那5万卢比以及其他更多的钱,否则她们不得离开。她们通常每晚要和15到20个男人睡觉。是妓院老板保管着赚来的钱,不是她们自己。

“有时候警察会在红灯区进行扫荡,不过一切都未曾改变。我想他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一种腐败的现象。在印度,其实就像在英国一样,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是非常严重的罪行,但他们却选择对此无动于衷。

“儿童卖淫的生意在不断增长。因为这是一个赚钱的大买卖,警察默许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当中没有人想过这对一个女孩的生活会有什么影响。

在英国,骇人听闻的伦敦南部被囚禁的三名妇女的案件仍然很少见。

在卡马蒂普拉的肮脏、恶臭的小巷里,妓院里不仅有被奴役的孩子,还有被迫从事体力劳动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们。

资助中途宿舍的慈善组织说,人贩子剥削了那些在自然灾害后失去一切的父母。

人道主义机构说:“当家庭失去了养家糊口的人,甚至失去了家园,他们的孩子就沦为了儿童贩子的牺牲品。”

 

“出于绝望,家庭都会同意,却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孩子将被卖到性产业或做童工。”

捐款总数

¥10,384,508.69

43676人关注

公益项目推荐

Public Welfare Project

京ICP备16012582号-3

Copyright © 1998 - 2017 51Giv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