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最新公益动态LATEST NEWS

团圆系统一年1274名失踪儿童回家 找回率达97%

2017-05-19 10:14

  孩子当街被抢后,父亲在街头寻找儿子

 

  李小兰一家租住的平房里,墙上还留着孩子的涂鸦

 

  孩子的父亲徘徊在租住的村里

 

  2017年5月15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上线刚满一年。17日上午,公安部用一组数据呈现了这一年的打拐成绩。

  截至今年5月15日,平台共发布失踪儿童信息1317条,找回1274人,其中溺水75人,遇害29人,离家出走750人,解救40人,迷路192人,外出前往同学家玩耍67人,其他114人,其他意外身亡7人,未找回43人,找回率为96.74%。儿童被拐案件约为3%,半数以上都为离家出走、走失案例,打拐正在发生新的变化。

  一位公安部资深打拐民警指出,虽然是离家出走或走失比例偏高,但对这部分儿童的安全问题仍不容忽视,谁也无法预知在外的未成年人下一秒会遇到什么危险,这类人群容易被拐、被骗,对于少数发生被拐的受害家庭,更应该给予关心和帮助。

  去年12月11日,福建泉州南安市水头镇就发生了一起当街抢夺男婴的恶性案件。案件发生后,办案民警立即将被抢男婴信息输入到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

  平台通过手机移动客户端,向案发地周边群众推送儿童失踪信息。信息刚发布不久,办案民警电话便频繁响起,陆续接到数百个群众来电。民警在案发后仅用7个小时,便成功解救了被抢男婴。

 

  男婴闹市被抢 民警7小时破案

  “孩子被抢啦!”2016年12月11日中午时分,李小兰刚听到服装店门口女伴张霞的尖叫声,便迅速冲了出来。几分钟前,张霞刚从自己怀里接过不到三个月大的儿子,但转瞬就被两名男子骑摩托车抢走。随后,李小兰报警。

  南安市公安局接警后,立即启动了大要案快速反应机制,抽调精锐干警,兵分多路前往侦查。在抽调周边视频监控后,警方发现,嫌疑人非常狡猾,现场恰好是监控摄像头的“真空地带”,公安机关将男婴丢失的情况发送到团圆系统后,民警陆续接到热心群众电话反馈线索。案发现场步行街一家服装店店主打来电话称,自己看到了男子抢夺男婴过程,抢完孩子后,男子乘坐前来接应的摩托车朝大盈方向离开。

  当街抢婴案发后,警方通过调取监控视频发现,自称要帮助追找嫌犯的张霞踪迹非常可疑。综合视频监控和群众反馈等多方线索,民警惊讶地发现,自称帮忙追寻抢婴嫌犯的张霞搭乘摩托车在水头大盈高速桥下下车,换乘另一辆摩托车驶向官桥方向。

  “让人意外的是,追嫌犯的人绕了一圈最终和嫌犯会合了。”南安市水头镇刑侦中队打拐民警蔡明泉介绍说,经比对,在大盈高速桥下接走张霞的摩托车与实施抢夺的摩托车系同一车,专案组推断张霞有重大合谋作案嫌疑。

  民警根据调取视频资料得知,事发当天下午16时左右,张霞在官桥镇乘坐一辆白色轿车离开。该白色轿车随后驶往南平方向。“在南平市延平区一家宾馆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张霞和同案犯,并安全解救被拐的男婴。”蔡明泉介绍说,连夜追捕抓获犯罪嫌疑人6人,总共只用了7个小时。

  经查,张霞是此案策划者,她经济宽裕,希望领养一名男孩,于是托两名介绍人寻找合适的男童。两名介绍人看中了李小兰的孩子,李小兰是贵州人,和丈夫在南安打工,夫妇经济条件很差,在南安租住着一间月租金不足100元的破旧小屋,屋内缺乏基本的生活家居。此外,李小兰育有多个孩子,为了省钱,她选择在杂乱的出租房生下被抢男婴。经两名介绍人“搭桥”,张霞结识了被拐男婴母亲李小兰,为作案创造条件。据男婴母亲李小兰反映,女伴张霞曾多次表达想花钱买走自己儿子的想法,但均遭自己拒绝。

  求子心切的张霞见出钱买子未能得逞,于是开始密谋策划夺子行动。先是三番五次登门拜访一家都蜗居在杂乱出租房的李小兰,再是多次邀约李小兰一同逛街。对于家境贫寒的李小兰来说,平日就少有出门逛街时间,何况还需照看出租屋内嗷嗷待哺的孩子。但几番劝说过后,去年12月11日,李小兰还是带着两个孩子与上门邀约的张霞一同出了门。

  为方便作案,张霞事先找到前夫刘子刚,还以各一万元的价格雇佣了摩托车司机陈锋和白色轿车司机王大鹏。案发当天,张霞趁李小兰在店内闲逛,假意替她看护孩子,随后刘子刚从张霞怀里“抢”走男婴,搭乘前来接应的摩托车逃离现场。

  目前,案件已经移送当地检察院,准备向法院提起公诉,警方掌握的证据显示,张霞指使他人抢走男童是为了自己抚养。

  “在团圆系统发布小孩被拐消息后,就陆续收到各地热心群众近200多个电话,向我提供线索。”90后打拐民警蔡明泉第一次感受到了利用互联网技术打拐的强大威力。他说,团圆系统推发消息给周边移动终端用户,可在第一时间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信息围堵。

  蔡明泉介绍,信息上传至团圆系统后,会在1小时内推送给案发现场周边100公里的移动终端用户,2小时扩散增加至200公里,儿童失踪超过3小时,推送范围也将扩大到500公里。

  覆盖的客户端包括已接入团圆系统的高德地图、支付宝、手机淘宝、一点资讯等拥有巨量用户的19家新媒体和移动应用以及21个APP。“相当于让成千上万个群众,充当民警的眼睛监控作案嫌疑人的一举一动。”一位资深打拐民警形象地比喻称,这大大增加了不法分子的犯罪成本。

 

  团圆系统助力寻回走失儿童

  团圆系统在寻找离家出走、走失儿童方面,发挥了关键的作用,这一点办案民警深有体会。今年3月8日夜间,北京朝阳区管庄派出所民警唐远接到群众报警称,一名13岁男孩因父母生气离家出走一天未归,做完笔录后,唐远通过团圆系统发布了男孩离家出走的信息,次日下午3时,看到团圆推发消息的朝阳群众发现了线索。

  最终在管庄某超市找到离家男孩。唐远说日常工作中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一两起孩子走失警情,在团圆系统推发消息的帮助下,大部分孩子都能在三天内找到。“失踪儿童信息发布后,很多热心的网友都会留言,甚至是提供线索,很多网友转发失踪儿童信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极大地提升了找回孩子的概率。”

  “团圆系统统计数据发现,每年发生大量儿童走失、离家出走现象,提醒家长在教育孩子时应注意沟通方式,重视孩子心理健康问题。”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陈士渠介绍说。

 

  建立多方位打拐机制

  建立儿童失踪信息发布平台,是为了适应“互联网+反拐”的时代要求,发动群众搜集拐卖犯罪线索。早在2007年,公安部成立打拐办,当时,全国打拐形势严峻,打拐也面临立案难,找人难的困境,十年前,法律规定儿童失踪24小时后才能立案,也没有失踪儿童DNA库,几乎没有任何科技手段辅助。

  现任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陈士渠介绍,自2007年以来,公安部打拐办就探索建立了多个行之有效的打拐工作机制和工作方法。一是强化侦查破案责任,要求儿童少女失踪、妇女被拐的案件一律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并对拐卖儿童案件实行“一长三包责任制”。即一旦发生儿童被拐案件,就由县市区公安机关主要领导或主管领导担任专案组长,“三包”则指专案组长对案件侦办、查找解救被拐卖儿童、安抚被害人家庭工作全程负责到底。

  另外,还建立了多警种联动的快速反应,实行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在接报儿童失踪警情后,公安机关的指挥中心立即调集刑警、巡警、交警、治安警等警力开展堵截、查找工作,快速反应,力争在最短时间内查找解救失踪被拐儿童,抓获犯罪嫌疑人。

  公安部还直接指挥跨区域大案的侦办工作,通过指挥部署各涉案地协同作战,彻查拐卖犯罪网络,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四是建立与打拐志愿者的长期合作机制,对志愿者和热心群众提供的拐卖案件线索,分别以公安部打拐专项行动督办案件和督查线索的形式,部署属地公安机关开展侦办工作。

  陈士渠介绍,在多年的努力下,我国目前拐卖儿童案件的发案率已经很低,但很长一段时间,网络上仍然到处传播中国每年丢失20万儿童的不实谣言,给部分人民群众带来恐慌。而且微博、朋友圈到处都在转发寻人启事,不知真假。

  公安部认为非常有必要打造一个官方打拐权威信息的发布平台,并动态发布结案信息,给公众一个结果,不要再让热心人士转发无效信息。

 

  3.0版新增7家移动终端

  2015年11月中旬,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提出建设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的构想,并与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进行平台建设的沟通。

  2016年5月15日,经过前期准备工作,公安部儿童失踪紧急发布平台正式上线。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在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技术支持下,开发了支持手机端移动办公、在线实时发布失踪儿童信息的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

  平台儿童失踪信息的发送、结案等都有严格的要求。严禁发布超过14周岁的失踪人口信息,严禁发布因家庭矛盾等争抢儿童抚养权、被一方家长带离的儿童信息。

  发布失踪儿童信息必须上传儿童照片,照片要选用生活照,不得使用艺术照。失踪儿童找到后,各地要立即在“团圆系统”更新状态为结案。第一时间将失踪儿童找回信息以电话或短信形式报部“打拐办”,以便在新浪微博中及时更新。

  据悉,团圆系统2.0版本已接入高德地图、新浪微博、支付宝、UC头条、滴滴出行等十余家新媒体和移动应用APP,今年5月17日发布3.0版本当天,又新接入了钱盾、中国国家应急广播、ofo等7家新媒体端口,用于推发寻找儿童丢失、被拐信息。

  此外,网友也可以在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上提供儿童失踪线索,管理员会在第一时间通过微信、电话通知涉案地打拐民警核查,确属失踪的,将积极督促涉案地警方发布信息,尽快找回儿童;失踪儿童已找回的,将失踪原因及找回情况及时反馈给网友;属于不实谣言的,及时进行辟谣,形成了与网友的良性互动。

 

  科技打拐成为新趋势

  “从打拐手段来看,国内打拐技术手段已经从最初的DNA鉴定、指纹鉴定、佩戴特殊设备等,发展到了人脸识别、虹膜技术和团圆等新媒体技术打拐。”曾关注过打拐问题的北师大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暨法学院副教授吴沈括介绍说。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陈士渠称,以往公安民警打拐手段有限且效率有限。“主要靠张贴发布诈骗的寻人启事,信息搜集和反馈速度非常慢,而且这种纸质通告还容易受自然条件局限,被风吹雨淋变得模糊残缺。”

  而一年前,公安部联合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搭建团圆系统正是为了解决面临的打拐老难题和新问题。

  “团圆系统数据统计发现,每年发生大量儿童走失、离家出走现象,提醒家长在教育孩子时应注意沟通方式,重视孩子心理健康问题。”陈士渠说。

  作为技术支持方,团圆公益项目负责人、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刘振飞介绍,团圆系统还会陆续新增其他功能,力图扩大有效信息覆盖范围,多方位解决老百姓关心和重视的打拐、儿童走失离家出走等问题。

  “我在阿里做过很多大项目,每做一个项目事前、事中、事后都会有持不同意见的人提出异议,唯独做团圆公益项目得到了一致认可。”技术出身的刘振飞说,团圆项目会长期做下去,不断完善,直到有一天真正实现天下无拐。

  “正常的应用都希望流量和使用频次越多越好,而‘团圆’的终极诉求是,有一天人们不再需要它,那才是‘团圆’最好的结局。”刘振飞说。

  有人曾问过刘振飞,“团圆”的技术能力还能做什么?刘振飞认为,老人走失的事件在增多,“我们在考虑,‘团圆’的技术能力能不能用来寻找走失老人?”

  (按采访者要求,文中涉案嫌疑人与受害者家属均系化名)

来源:北京青年报

声明:51Give网站是一个纯粹的公益性网站,只为传播正能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感谢!

 

捐款总数

¥10,384,508.59

43675人关注

公益项目推荐

Public Welfare Project

京ICP备16012582号-3

Copyright © 1998 - 2017 51Giv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