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公益新闻

charitable initiatives

动物保护喜忧参半:大熊猫不再濒危,类人猿等现状堪忧!

2016-09-22 15:32

动物保护喜忧参半:大熊猫不再濒危,类人猿等现状堪忧!

  亚特兰大动物园的大熊猫。这种标志性的黑白色哺乳动物数量正在缓慢恢复中。摄影: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大熊猫在过去半个世纪内一直是野生动物保护的象征,拯救大熊猫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9月4日,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宣称,这种黑白色的熊科动物不再濒危。

大熊猫原产于中国竹林地区,如今已经从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上的濒危物种变为易危物种,该名录由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负责管理。这次名录上一共更新了82954种生物,其中23928种正濒临灭绝。

从2003年到2014年的十余年内,野生大熊猫数量稳步上升了17%,中国的一项全国性调查在野外发现了1850只大熊猫。2003年的上一次全国性调查发现的大熊猫数量是1600只。

“对大熊猫来说这可真是个好日子,”世界自然基金会野生生物保护部门高级副总裁Ginette Hemley说道,该非营利性组织的标志就是大熊猫。“我们非常高兴。”

大熊猫自从1990年以来便被列为濒危动物,其保护工作上的成功原因有两个:偷猎活动的显著减少,偷猎活动在20世纪80年代曾经非常猖獗;受保护的大熊猫栖息地得到大幅扩张。

 

动物保护喜忧参半:大熊猫不再濒危,类人猿等现状堪忧!

    罗灵丘陵动物园,婆罗洲猩猩和苏门答腊猩猩如今被列为极度濒危物种。摄影:JOEL SARTORE, NAIT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Hemley表示,中国如今拥有67个大熊猫保护区,这和美国国家公园颇有相似之处。她还提到藏羚羊的数量也在恢复中,这种濒危动物在过去几十年来由于优质的毛皮而惨遭屠戮。藏羚羊如今在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上被列为易危物种。

“这是它们应得的,”非营利性组织“保护国际”资深科学家M. Sanjayan说道。“中国政府为了保护大熊猫努力工作30年——他们绝不会让大熊猫灭绝。”

然而,中国卧龙自然保护区的大熊猫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资深顾问Marc Brody表示:“现在断言野生大熊猫数量在增长还为时过早——或许只是我们统计大熊猫数量的本领提升了。”

“尽管中国政府近来在人工养殖和管理野生大熊猫方面的表现值得赞扬和支持……但红色名录下调大熊猫的濒危状况并没有确凿原因来支持,”他说道。

“事实上,‘合适’或优质的大熊猫栖息地正在因为公路建设、四川省积极开发的旅游业和其他人类经济活动而不断被破坏。”

 

类人猿处境堪忧

动物保护喜忧参半:大熊猫不再濒危,类人猿等现状堪忧!

    格拉迪波特动物园,西部低地大猩猩极度濒危。摄影: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尽管如此,这份声明还提到了人类近亲同胞的严峻现状:作为现存体型最大的灵长类动物,非洲东部大猩猩如今正极度濒危,其数量在过去20年来下降了70%。

“我们人类是类人猿亲戚中唯一没有面临灭绝之危的物种了,”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全球哺乳动物评估项目协调员Carlo Rondinini说道。

出于贸易和食用目的的野生动物偷猎和栖息地大规模破坏对许多种群造成了重创。

“人类的近亲正在被我们活活吃向灭绝,”Sanjayan说道。

 

动物保护喜忧参半:大熊猫不再濒危,类人猿等现状堪忧!

  这只婆罗洲猩猩幼仔正抱着自己的养母——一只婆罗洲和苏门答腊猩猩混血儿。摄影: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狩猎活动是东部低地大猩猩面临的最大麻烦,该亚种的数量已经从1994年的17000头下降到2015年的不到4000头。

“极度濒危的状态会提高该大猩猩亚种的影响力,吸引人们关注其困境,”Andrew Plumptre在声明中说道。他是这次东部低地大猩猩濒危等级调整的首席作者,也是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乌干达项目的资深动物保护人士。“尽管它们是世界上最大的猿类,却往往被人们忽视。”

这份报告还强调了“入侵物种的毁灭性影响”——根据红色名录,夏威夷的415种本土植物有87%正濒临灭绝。“如果我们失去植物,就会失去无可替代的文化宝藏,”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夏威夷植物专家组成员Matt Keir说道。

  

尚未渡过难关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Hemley表示,山地大猩猩方面倒是有好消息,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刚果民主共和国、乌干达和卢旺达的生态旅游业,这种东部大猩猩亚种数量不再下降。

 

动物保护喜忧参半:大熊猫不再濒危,类人猿等现状堪忧!

    亚特兰大动物园,由于非法狩猎,平原斑马已经从无危物种变成近危物种。其种群数量在过去14年内下降了24%。摄影: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然而,Hemley指出山地大猩猩的种群规模仍然非常小,不到一千头。

她提醒道,数量不到2000只的大熊猫同样也还没有渡过难关。多个模型预测,气候变化将在未来80年内毁掉30%的大熊猫竹林栖息地。

 

动物保护喜忧参半:大熊猫不再濒危,类人猿等现状堪忧!

  黄背小羚羊是三种近危非洲羚羊之一。它们的数量由于非法狩猎和栖息地丧失而下降。摄影: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所以说,谁都不能就此满足止步不前:动物保护是一项“长期性努力”,Hemley说道。

“保护国际”的Sanjayan表示认同:“我们可以庆祝小小的胜利,但这项长期战争绝不能有任何放松。”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总干事Inger Andersen补充道,整体而言,最近大熊猫数量的增长对“动物保护工作”有着纪念意义。

 

动物保护喜忧参半:大熊猫不再濒危,类人猿等现状堪忧!

埃伦特劳特动物园,骝毛小羚羊和另外两种小羚羊的数量在保护区内相对稳定,但在其他地区内则正在剧降。摄影: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我们可以认为大熊猫的濒危状况已有所缓和。”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京ICP备16012582号-3

Copyright © 1998 - 2017 51Give. All Rights Reserved